首页> 全部小说> 现代言情> 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章节

>

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章节

萧文进著

本文标签:

现代言情《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章节》,讲述主角萧文进孟芷柔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萧文进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这书“大秦大明大唐关自在”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,讲述了萧文进的故事,看了意犹未尽!《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》这本连载中的历史古代小说已经写了310015字,最新章节第263章。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小说免费资源,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在线阅读,这本小说主......

来源:cpwx   主角: 萧文进孟芷柔   更新: 2024-07-10 11:28:49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现代言情《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章节》,是作者“萧文进”独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萧文进孟芷柔,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,小说简介如下:大乾京师之地,街道巷子坊市角楼又分为一百二十八巷。随着雪花的稠密,这繁华下的喧嚣也逐渐消失,唯有寒风在冰冷的砖瓦间呼啸而过,街道两边的柳树被雪更是装点成了好似玉树琼枝,原本婆娑的柳枝上也是挂满了沉甸甸的雪,压的柳枝一颤一颤的。街道当中的贩子商贾匆匆而去,匆忙之下似是碰到了柳枝,白雪灌满了脖颈使得这些...

第1章


李延侧头看向紧闭的木门,脸色变得更加阴沉的脸色,踩着脚凳一步步的走进这辆华贵的马车。

钻入进去,这马车当中竟还有一人,身着黑色僧袍,盘着双腿闭着眼睛轻轻拨动着手中的佛珠,待到这李延进入马车之后,才是睁开眼睛,声道:“殿下,着相了!”

李延重重吐出一口粗气,脸色这才是好上一些。

黑衣僧人再道:“陛下赐婚,是孟家女!”

李延挑眉,带着几分的赞许:“你为何那么肯定说是孟家女?”

他亲自传旨,在宫中,只是知道乃是给萧文进赐婚,却没想到赐婚对象是那孟家小女。

“呵呵!”僧人笑了笑:“这大乾能够与太子相争的,唯有那三皇子,而三皇子欠缺的便是孟家带来的影响力,太子可明白?”

李延轻轻点头,这么一点醒,瞬间就明白了其意,心中原本的涌起的愤怒也是尽散,脸上露出几许的笑容,嘴角微微勾起:“这样说来,父皇还是站在孤这一边的!”

“自然!”

僧人瞧了李延一眼道:“只是太子的打算落空了。”

“无妨!”李延摆手:“区区一个孟家女,还不配太子妃之位,只不过原本锦上添花一番,如今赏给这废物也不打紧。”

僧人笑了笑:“国公变法,战死沙场,陛下对萧文进,实乃是亏欠,所幸便将这孟家女赐给了萧文进,也算是还了镇国公的恩情!”

此话一出,李延嗤鼻一笑,双臂一展,双手放在膝盖上,冷声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,君就是君,臣便是臣,天子不需要情意,父皇倒是多此一举,镇国公一家,如今已经是没有了用处,何须这般!”

僧人没有反驳,只道:“赐婚的内容,太子倒是可以让下面的奴婢,传到那三皇子的耳中!”

李延眼睛一亮,情不自禁的点了下头。

妙!

两队御林军随着马车缓缓消失在这巷子当中。

大乾京师之地,街道巷子坊市角楼又分为一百二十八巷。

随着雪花的稠密,这繁华下的喧嚣也逐渐消失,唯有寒风在冰冷的砖瓦间呼啸而过,街道两边的柳树被雪更是装点成了好似玉树琼枝,原本婆娑的柳枝上也是挂满了沉甸甸的雪,压的柳枝一颤一颤的。

街道当中的贩子商贾匆匆而去,匆忙之下似是碰到了柳枝,白雪灌满了脖颈使得这些人嘴里骂骂咧咧的,但也不敢去踹那柳树一脚,只能是快速的提的衣服抖动着,脸上神色酸爽无比。

突然余光掠过,看到在这街道当中的角楼之下,乃是有着一座名为孟府的府邸,这经常而过的自是清楚,孟府便是国子监祭酒孟大儒的家,时常有提着礼物上门的达官贵人,只不过这最后都是提着礼物回去。

这如今门口站着的却是一身金黄色有盔有甲的兵士,虽不曾见过,但也曾听闻与那宫中的御林军极其吻合。

但疑惑比不过这外面的寒冷,快速的推着小车离去。

孟府正堂!

两名御林军单膝跪地,低着头数着地面蚂蚁,这正堂当中的事自然跟他们没有关系,只不过圣旨在上,当如见陛下!

“赐婚?”

“还是那萧文进?”

此时这正堂之中,孙德海高声念着圣旨,直到最后拉长了一下声音,双手郑重的合上,然后摊在手掌当中。

而他话刚落,在孟大儒的身后,那身穿身着淡青色对襟连衣裙,上面绣着连珠团花锦纹,内里罩着玉色烟萝银丝轻纱衫,衬着月白微粉色睡莲短腰襦,腰间还用着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。

一头锦缎般的长发则是用着一支简单的红玉珊瑚簪子挽成坠月簪,发箕下坠着琉璃帘,端庄之余又有小许的华贵,不过身为国子祭酒最小的女儿,也当如是。

眉如弯月,眼眸清澈宛如湖水,泛着智慧的光,只不过此时扬起那天鹅般的脖颈,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,还有一抹的愤怒。

孙德海那笑容缓缓收敛下去,变得戏谑起来,眼神并未看向那孟芷柔,而是看向最前面的孟大儒。

“孟祭酒,何意?”

孟柏山闭了一下眼睛,内心了然于胸,已然知晓其因,他乃是国子祭酒,虽然不是位高权重,但也是天下之师,这朝中的官员,哪怕是一品多少也要客客气气的称一声孟儒,影响力极大。

陛下虽然是六年前继位,但继位之际,已经是三十多岁,至今已经是四十多岁。

膝下子嗣众多,太子虽然已立,但那几名皇子也不是善茬啊。

饶是他,都是听闻当今的三皇子对他的小女芷柔颇有意思。

但三皇子是何人,其母妃乃是大乾武定侯之女。

武定侯可不是其他的侯爷所能媲美的,乃是开国侯爷,功绩也是差许,就能封为国公的。

七八年前,镇国公变法,多少勋官武将皆是倒戈,而反对的武定侯便是为首,更是如今武官第一人。

而三皇子真是爱慕芷柔?

他还没老糊涂呢。

内忧外患之际,陛下岂会养蛊内耗?

嫁给萧文进,陛下的意思便是让孟家少有其他心思,也能独善其身,继续德高望重!

一石二鸟!

是敲打,同样孟家的恩典!

就看孟家如何决断。

只是要苦了芷柔,但这是圣旨!

低声呵斥道:“芷柔,不可放肆!”

“父亲!”

孟芷柔眼睛已然通红一片,晶莹的泪珠在瞳孔中打转,惹人怜爱。

“接旨!”

孟柏山咬牙道。

“父亲!”

“芷柔从小到大从未反驳父亲之言,可今日,乃是芷柔一生大事,芷柔对那萧文进又不曾有一丝好感,文不成武不就,甚至连身体体弱气短………”孟芷柔声音停顿了下,最后努了一下嘴巴,恶狠道:“说不一定哪天便追随那镇国公,岂不是让女儿守活寡?”

“啪!”

“放肆!”

孟柏山眼睛一瞪,匆忙站起身来,转身对着孟芷柔一巴掌。

那白嫩的肌肤瞬间出现几道红印,可见力道并不弱。

“父亲!”

孟柏山的大子孟云深满是不可思议。

因为小妹算是父亲老来得女,从小到大何曾被打过?

“住口!”

孟柏山瞪了他一眼,然后盯着孟芷柔。

“为父这么多年的教导,就是让你在这里不尊圣意,让你胡言乱语的?”

孟柏山看着自家女儿摸着脸,满是不可置信的望着他,他脸上也满是难受,从小到大,他这小女,可从未打过。

似是下了几分的坚决,慌忙转身,来到这孙德海的面前,拿出银两放入他那宽敞的衣袖中。

“公公莫怪,小女不知分寸,胡言乱语,还请公公在陛下面前…….”

孟柏山何曾给一位太监送礼,即便这太监乃是当今陛下的心腹,但是为了小女,他也只得这么做。

孟云深张了张嘴巴,然后什么都没有说低着头。

孙德海挑了下眉,似是掂量了下,这才是说:“咱家省得!”

“多谢公公了!”

孟柏山转身瞪着孟芷柔,眉头紧皱:“接旨!”

“你是要抗旨不遵不成?”

孟芷柔的脸上已是流了两行泪,看着其父孟柏山的脸色,心中皆是寒意

她从未瞧得上那萧文进,她心中藏着的身影,乃是那一位!

可是现在。

父亲的脸色让她害怕…….

而且最后的一句话,也让她惊醒反应过来。

抗旨不遵可是死罪,只要不死,一切都还有机会!

“小女孟芷柔,接旨!”

孙德海这才是将圣旨放在孟芷柔伸出的双手上。

没有丝毫的停留,转身回宫复命!

“砰!”

待那孙德海离去,这孟芷柔那纤纤玉手中的圣旨滑落在地。

“芷柔………..”

孟芷柔仰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,眼神满是倔强:“我一定不会嫁给那废物!”

“绝对!”

“我孟芷柔要嫁的夫君,必是气宇轩昂,风度翩翩,温文尔雅,饱读诗书,才高八斗,文能出口成章,武能上阵杀敌!”

“而不是他萧文进文不成,至于武?呵呵!”

“这样的人,莫说嫁给他,平日里,我也瞧不上!”

说罢,起身便是走向自己的暖阁。

“小妹?”

孟云深扬手喊着。

孟柏山重重叹了一口气,摇头喃喃道:“君无戏言,更何况接了圣旨,圣上岂能收回成命?”

心中亦是想着这小女的性格,一直以来都是有主见,性子更是倔强,她说这番话来,便是已经打定了主意。

只是莫要害了孟家才是啊。

“父亲!”

“陛下为何将小妹赐给那萧文进啊?萧文进,我虽没有亲眼见过,但也听闻一二,实在是配不上小妹!”孟云深冷哼一声,在看到孟柏山的眼睛后,声音顿时弱了几分:“更何况那萧文进一家,就剩他一个人,陛下先前可是废了世袭,这今后萧文进,若没有功名在身,只怕是成了庶民,这如何能够给小妹带来幸福?小妹就算是嫁,也要嫁给刚才小妹口中的那般人!”

“闭嘴!”

“你懂什么?”

“滚回你的卫营去!”

孟柏山臭骂着,多久都不曾爆粗口了,看到这自家大子就来气。

他一个大儒,生出的孩子,竟然不选择读书做学问,反倒是舞枪弄棒,如今在金吾卫当中混了个都尉的职位,简直是可笑,他这张老脸都不知道被自己那些老友笑话多少次了。

孟云深耸耸肩。

“我去看看小妹!”

孟柏山顿了下,随意的挥着手,满是嫌弃。

暖阁内!

孟芷柔坐在窗台,烦躁的将一卷书给扔到一旁,而孟云深眼疾手快的赶忙接过,然后轻轻的放回去。

“小妹,别伤心了,这不还有三年时间呢。”

孟云深自是宠着这位差十岁的小妹,虽已经是三十而立的年龄,但依旧是笑嘻嘻的,没有任何在军中那严肃成熟的一面。

“三年?”

“我现在脑子里无时无刻都想要把这门婚事退了,那圣上凭什么啊,一道圣旨就要我跟那个快要死的废物定下婚约?”

孟芷柔大喊着。

“嘘!”孟云深双指赶忙放在嘴边:“小妹,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,小点声!”

随后站在一旁,双手背后又是重重叹了一口气:“小妹懂事,抗旨不遵,违抗圣意可是诛族的重罪,所以才接下,只是苦了你了!”

孟云深也是没有什么办法,也不知道怎么来安慰。

只是下意识的说道:“若是那萧文进向圣上提出退婚就好了……”

而这简单的一句话,就好似点燃了炸药桶一般。

孟芷柔瞪着眼睛:“那国公府,可以说是日末西山,如今知道这婚约,恐怕早就是喜出望外了,更莫说这赐婚的对象乃是我,那废物如何会提出退婚!”

作为国子监唯一的女夫子,在这京都,可是有着天下第一才女的名头,多少达官贵族家的子嗣没有多看她两眼?

就连是那三皇子都是爱慕于她!

那萧文进恐怕是早就喜出望外了。

“唉!”孟云深又是叹了一口气,只觉得有理,想要萧文进提出退婚那定然是不可能了。

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家小妹,只得是说:“好了,小妹莫要在伤心了,还有几日,国子监不就要‘授衣’会试了,小妹还是监长呢,莫要影响了才是。”

而这话,让孟芷柔好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,眼睛充满了神光,看的孟云深都有些发毛。

“小妹?”

“多谢哥哥!”孟芷柔嘴角勾起:“我想到了,你说,若是这萧文进连‘授衣’会试都没有过的话,有何资格于孟家,于我成婚?接着只需要在乾都散一些言论,我在求父亲进谏陛下,恳求陛下收回旨意!”

孟芷柔越说脸上就越发的高兴起来。

不过饶是孟云深都是点点头:“这倒是不失一个好办法。”只不过语气并没有那么肯定罢了,他内心还有一句话,那便是圣上下旨,岂会随随便便又收回成命,犹如儿戏,岂不是令人背后惹笑。

但看着自家小妹那高兴的神采,他也不好打击,只得是离开,内心只能祈求能够成吧,他内心自然也不能让小妹嫁给他萧文进。

萧文进还不配!

能够配得上小妹的,最起码也应该是皇子!

当然,若是太子,就更好了。

……………

小说《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》阅读结束!

小说《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章节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无敌:我靠杀敌成了皇上的红人章节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