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还剩三个月命请让我从容赴死苏雨蝶

>

还剩三个月命请让我从容赴死苏雨蝶

高卧北著

本文标签:

叫做《还剩三个月命请让我从容赴死苏雨蝶》的小说,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,作者“高卧北”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庄子昂苏雨蝶,剧情主要讲述的是:庄子昂从小到大,都是所谓的别人家的孩子,年年三好学生,考试第一,却因为父母离异,父亲重组家庭,变得爹不疼娘不爱。年仅十八岁,庄子昂被检查出身患绝症,仅剩三个月寿命。最后三个月,庄子昂决定释放内心的叛逆与野性,做一次真正的自己。翻围墙逃学时,他偶遇女孩苏雨蝶,在人生最后一段旅程,一束光照了进来。...

来源:cdlb   主角: 庄子昂苏雨蝶   更新: 2024-02-29 10:31:50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古代言情《还剩三个月命请让我从容赴死苏雨蝶》是由作者“高卧北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庄子昂苏雨蝶,其中内容简介:苏雨蝶伸手,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卡片手机。薄薄的一张,在阳光下散发出幽蓝的光芒。卡片手机基本只能打电话和发信息,远远不及智能手机那么多功能。很多家长防止孩子沉迷游戏,会给他们买这种手机...

第12章


“爱到心破碎,也别去怪谁,只因为相遇太美,就算流干泪,伤到底,心成灰,也无所谓……”

回学校的路上,苏雨蝶愉快地哼着歌。

这首歌的年龄,比她都大。

庄子昂被她的乐观感染,也好像忘记了烦恼。

校园的林荫道上,飘浮着淡淡的桃花香。

“小蝴蝶,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,下次再约就可以打电话了。”

庄子昂组织了半天话术,才终于鼓起勇气要电话。

苏雨蝶伸手,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卡片手机。

薄薄的一张,在阳光下散发出幽蓝的光芒。

卡片手机基本只能打电话和发信息,远远不及智能手机那么多功能。

很多家长防止孩子沉迷游戏,会给他们买这种手机。

两人愉快地交换了联系方式。

苏雨蝶说:“你最好白天的时候找我,晚上我一般都不在,奶奶也不许我玩手机。”

“你这个手机,也没什么好玩的吧?”庄子昂哈哈笑道。

“庄子昂大笨蛋,不许笑我。”苏雨蝶佯装气恼,冲上去扯庄子昂的衬衫。

二人在林荫路上一阵追逐。

欢声笑语,洒满道路两旁的茵茵绿草。

9班的教室在二楼,两人在楼梯转角处分别。

“再见,小蝴蝶,我会给你发信息的。”

“嗯,我忙的时候可能不会看手机,但看到了一定会回复的。”

目送苏雨蝶上了楼,庄子昂才向教室走去。

走到一半,他忽然转身几步跨上楼梯,想要追上去看看,小蝴蝶到底是哪个班的。

三楼、四楼、五楼,却再也没找到那女孩的踪迹。

走得这么快吗?

庄子昂拍着扶手,沮丧地一步步走下楼梯。

都是朋友了,她却不肯告诉自己真实的班级。

下午的课很难熬,大多数同学都昏昏欲睡,无精打采。

庄子昂记得昨天下午,跟小蝴蝶一起看笑话书,明明时间过得飞快。

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相对论吗?

最后一节课,在六点准时结束。

张志远走进教室一招手:“庄子昂,跟我走。”

庄子昂连忙收拾书包,跟了上去。

距离教室很远了,他才小心翼翼地问:“张老师,咱们去哪儿?”

张志远说:“去医院,我必须亲自见一见你的主治医生,跟他谈一谈。”

“没这个必要吧,陈医生他很忙的。”庄子昂本能地拒绝。

他害怕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,也害怕看到医生的白大褂。

医院的墙壁,听到过比寺庙里更虔诚的祷告。

那里有太多生离死别,阴阳两隔。

张志远心意已决,不会放弃任何拯救庄子昂的机会。

就算真的无力回天,他也要听医生亲口说。

来到停车场,他发动自己的旧别克,招呼庄子昂上车。

路过学校门口的公交站,刚好看到19路公交车,缓缓停靠在站台。

庄子昂坐在副驾驶座,努力伸长脖子,想要在人群中找到那一枝桃花。

可惜让他失望了,或许是等车的人太多,或许是张志远开车太快。

他没能看到小蝴蝶。

来到中心医院,庄子昂将张志远带到陈德修的办公室。

陈德修扶了扶眼镜,同张志远握手:“你好,你是庄子昂的父亲?”

张志远连忙解释:“不,我是他的班主任老师。”

“这么严重的病,他的父母为什么一直不来?”陈德修深感疑惑。

“他父母都在外地,委托我先来了解一下情况。”张志远随意找了个借口。

接下来,两人便探讨了一番庄子昂的病情。

陈德修为人严谨,医术精深,运用了大量专业的医学术语,表达了八个字:病入膏肓,回天乏术。

张志远眼中最后一丝希冀的神采,也悄然隐没。

悲伤如潮水一般,涌上他的心头。

“他才十八岁,为什么会这样?”

“以前有个女孩,也是这病,比他还年轻呢!算了不说了,你跟他父母转达的时候,尽量委婉一些。”陈德修喟叹道。

二人说话的时候,庄子昂一直安静地坐在一边。

仿佛他们谈论的话题,与他无关。

已经两天了,他坦然接受了现实。

想想全班那么多同学,他们老了会是什么样子?

头发花白,牙齿掉光,满脸老年斑,走路颤颤巍巍。

自己就没有这些烦恼。

我庄子昂永远都是十八岁。

从医院出来,张志远的心情格外沉重,很久没有说话。

“张老师,现在你相信了?”庄子昂语气轻松。

“庄子昂,你晚上想吃什么?老师请你。”张志远嗓音悲切。

“你忘了我的话吗?我不想要任何人的同情和可怜。”庄子昂道。

“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张志远连忙解释。

“你把我送到学校门口,然后早点回家陪老婆孩子吧!”庄子昂洒脱地说。

虽然很想趁机宰老张一顿,但中午的小火锅吃得实在有点多。

晚上还是简单吃点,不要让肠胃负荷太大。

在学校门口,庄子昂同张志远道别,独自一人向出租屋走去。

路过小吃摊,随便买了份热狗蛋炒饭。

一进门才发现,老板为了方便区分,在饭盒上写着“狗饭”两个字。

瞬间就没食欲了。

按照医嘱,庄子昂吃了一大把五颜六色的药片。

他有些怀疑,吃这些药到底有什么用。

吃了能活三个月,不吃只能活九十天?

拿起鱼饲料,喂了一些给那对金鱼。

以前一度盛传,鱼只有七秒钟记忆。

如果自己也是一只鱼就好了,可以忘记一切悲伤,只用无忧无虑地游动。

鱼缸旁边,放着一管竹笛。

这是庄子昂从家里,带出来的唯一一件东西。

他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吹笛子,后来忙于功课,就渐渐荒废了。

现在再拿起来,吹一首最简单的《小星星》,也会呕哑嘲哳难为听。

忽然,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段旋律。

那是昨天遇见苏雨蝶时,听到的音乐,非常陌生。

很悦耳,又有些怪异。

来唆唆西哆西拉,唆拉西西西西拉西拉唆……

庄子昂试着吹了几次,根本不成曲调,最终无奈放弃。

夜幕已经降临,再吹下去,只怕邻居要来敲门了。

小说《还剩三个月命请让我从容赴死苏雨蝶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还剩三个月命请让我从容赴死苏雨蝶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