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悄悄悬溺小说

>

悄悄悬溺小说

竹木渔著

本文标签:

火爆新书《悄悄悬溺小说》逻辑发展顺畅,作者是“竹木渔”,主角性格讨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​【先婚后爱双向暗恋1V1双洁】  许暖一直以来是沈逸尘的“小尾巴”,听说他有白月光后,毅然决然选择了断联,到新城市读书生活。  一场旧同学的生日聚会,两人“意外”重逢,一切开始不可控发展,先是为了平息祸端,两人结婚,再来是两人不得已同居......  *  沈逸尘为掌控家族集团,读书生涯并作三年,当他坐上云齐集团执行总裁位置的时候,第一件事,不是清理旧部,却是公告结婚。  结婚的对象,听说是在国外的白月光,并且不对外公开。  可周边人却频繁碰见他与青梅相见。  哦豁,到底谁才是“世家妲己”。  *  兜兜转转,原来都是你的故事。  酸甜向,多次有口说不出,结局he~...

来源:cdlb   主角: 许暖沈逸尘   更新: 2024-02-28 10:36:59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古代言情《悄悄悬溺小说》,是作者“竹木渔”独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许暖沈逸尘,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,小说简介如下:”奶奶听了,来回地看了两人一眼,说好了只问一件便也没多探究,来日方长,总会再听到。于是,她笑呵呵地拉着许暖继续聊天,兴起了,还让她试戴珠宝项链,看需不需要找人调试。旁边帮佣闻言拿了个盒子走了过来,手触许暖的头发,想要将墨黑长发往后垂顺放在薄背上。帮佣的手刚触过耳廓边,许暖忽地想起了沈逸尘的嘱咐...

第13章


回味许暖的话。

沈逸尘淡然一笑,倾身来了点兴趣,听到彼此不一样的视角时,才发现,原来,在她眼里,那只是帮忙,跟青春萌动扯不上一点关系。

以后,道阻且长。

他算知道了。

但,也不妨碍他暂且当真了。

他浅笑,下巴微抬懒散一点,眼睛里像有勾子,后靠了挺阔的背脊,“奶奶,别逗她了。”

“好。想自己藏着是吧,行行行。”

奶奶听了,来回地看了两人一眼,说好了只问一件便也没多探究,来日方长,总会再听到。于是,她笑呵呵地拉着许暖继续聊天,兴起了,还让她试戴珠宝项链,看需不需要找人调试。

旁边帮佣闻言拿了个盒子走了过来,手触许暖的头发,想要将墨黑长发往后垂顺放在薄背上。

帮佣的手刚触过耳廓边,许暖忽地想起了沈逸尘的嘱咐。

一下子捂住了下耳位。

“奶奶,要不下次再试,我还是学生,很少会用到这些,不用着急调。”

“没事,先试试。不合适的,我找人改,调完了,年底员工大会,刚好可以戴。”

年底员工大会,她需要出席吗?

沈逸尘没和她说过。

一整晚,许暖都和沈家奶奶聊天多,除了偶尔需要沈逸尘帮忙才会望过来,基本不朝他这边看。

这下许暖又看了过来。

沈逸尘停了数秒,被柔目的人彻底放心上了,才应。

“嗯?”

而许暖扫到了沈逸尘眸光里刚开始的一股失望,心不知觉地酸软了下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想,此刻,她占了别人的位置,于是无端地被触了下。

问的时候,又怯了。

“我要出席吗?”

奶奶,“自家公司的宴席,肯定得出席,对吧,逸尘。”

沈逸尘手肘放在餐桌上,看向许暖,没有逼许暖配合,恢复了笑意,说,“看暖暖的意思,年底学校期末考试,也忙。集团总部的年会在首都,而且是工作日,来回奔波,她可能会累。”

“哦,奶奶忘记了,你还没毕业。你是在沈海市读大学是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于是帮佣退下,头发又不着痕迹地拨到了前头来,回归原位,顺着肩颈锁骨垂顺而下。

吃完饭,沈奶奶拿过他们的结婚证,将证件放在了沈家爷爷、沈家父母的照片旁边。

她双手合十祈祷。

也带着两个孙辈躬身问候。

“暖暖,以后如果他欺负你,你尽管来找我告状,奶奶会给你撑腰。”

“好。”

而沈逸尘站在许暖的身侧,薄温透着左侧肩膀而来,他双手抄在兜里,浅声语温,“我不会。”

“嗯?”

“不会欺负你。”

他缓缓地说出,该加重的,该放缓的,处理得恰到好处。

许暖头也不敢抬,背上薄薄一层汗,这一整天,心跳起伏如过山车,一直都没停过。

不当真不当真。

他就喜欢逗人玩。

最后只浅淡地回答了他一句哦。

*

地库里,许暖被牵着出电梯,手臂被连牵出了个小v型,她指节随意勾着沈逸尘的尾指,中途接了电话,她跟着沈逸尘的脚步,一边应承着电话里的对方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末班车是22点30分,对吗?我等一下就过去,会准时到的。睿安,你不用等我,你先出发吧。”

许暖跨市上学,周末回宜庆,今天是周日,答应了沈逸尘和奶奶见一面,留到了很晚。她人出了沈家,就得赶最后一班高铁回沈海市。

“周路也是最后一班车,他说等你,你到时候记得找他哈。我去赶车了,拜拜,暖暖。”

“啊......我和他说过的,怎么......”

许暖心虚地停了脚步,沈逸尘多了她一个身位,转头回看两个人断开的手,掀起了眼帘,注意到她说话的声音也低了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司机老李在车库等着。

佣人们正将一堆珠宝首饰,还有一些服饰精品放入车厢内。

“你还回上峰城?”

“不回了,时间来不及。我去高铁站。”

许暖接完电话转身,沈逸尘拉着她站在奔驰车门边,等着她讲完电话。

“这些东西,那我让人送到你家。”

许暖走到了沈逸尘身边,一丝梨花香气靠近,颇有为难,和他说,“这些东西,我带走吗?可是最近家里不太安全,可能没办法保管。”

她以为只是过个场。

没想过要带走。

鉴于发生过债主入许家偷窃的事,许暖如实告知。

沈逸尘笑笑,“奶奶给你的,就是你的东西,放你那里,最妥当。如果真丢了,也就丢了。”

许暖不自在地说了句,“你认真的吗?”

沈逸尘说,“嗯,这些基本都是经过拍卖会购得,东西最后在谁那,都清楚,谁敢拿——”

他拉开了车门,让许暖进车内,手漫不经心地搭在上头,人落拓站着。

“那谁,就是和沈家过不去。”

夜晚的车流并不多,车后座显得很静谧,许暖上了车才觉得不应该让沈逸尘送她,现在坐隔壁,生涩感又火急火燎地升腾了上来,连吞咽口水都格外明显。

他的手放在了中间,随意曲弯着,明明也没有什么动作,可许暖却能看一眼,想起刚刚那修长骨节嵌进指缝间的温度。

沈逸尘一日的行程很多,密密麻麻不透风,车程长,他微阖目,后靠在了座位上,车平缓地开着,他也安静。

许暖肆无忌惮地从指节看向了那侧脸轮廓分明的人,从优越的T骨位一直顺着似有似无的冷淡路光,一路又往下看。

忽明忽暗的光线刷过殷红微光的唇。

“在看什么?”

许暖愣了下。

他是长了第三只眼吗?明明眼睛都闭着。

车程长,沈逸尘打破了沉默,从位置上缓缓睁开眼,侧过脸,看着只有在他完全没有警惕,才放松肆无忌惮的人。

许暖衣服在道路萤灯里,隐隐发着光,那些金丝线还在缠绕着,不得安宁。一下子,被他投来的目光撞得七零八碎,都没处躲。

“想聊聊吗?”沈逸尘勾着唇边笑,淡淡问她。

“聊什么?”正好也能分散了注意力,她听着。

“聊......四年了,一次都不和我联系,你在生什么气?”

“旧朋友我都没联系,不止你......”

“那蒋劲和吴睿安为什么不同?以前你跟他们交情也很浅。我为什么落在了他们后面。如果不是这次......”

沈逸尘语气顿了下,抬起了眼睫,定定看着她,“你认我吗?”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。

他的语气里有委屈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许暖淡淡只说了三个字,沉下的眼看向了被暖光照下一闪而过的脚尖,那脚面一双高跟鞋,亮面的晶钻莹亮。

余光里,刚刚那双修长分明的手伸了过来,轻轻地揉她的头发,“总得给我个理由吧,暖暖。”

许暖的手紧了紧,心忽然被揪了下,她绷得很直,身体都僵住了,没答。

沈逸尘顺着她的发丝,将头发上的金丝线拿了下来,掌面朝上放在她面前,让她看,许暖看见了那金丝,伸手要拿下来。

“回答我,暖暖。”

算不上明亮的灯光从窗外来,黄黑交界分明,从俊逸的脸庞划过,凤眼倦倦而抬,有点疲惫,也带了醉意,今天晚上他喝得多。

微醉了。

“逸尘哥,我做了,就是做了。理由很多,但.....的确,对不起。”

竟然以如此窘迫的方式再相遇。

还有所求。

许暖感到歉意。

沈逸尘淡勾了唇边,冷冷寒意从胸腔出,目光很淡,也很冷,“对不起三个字说了两次,是以后还会?”

“......”

许暖被他猜中了想法,微低了头,无限沉默。

刚刚在地库里接电话,沈逸尘耐心在旁边等待,许暖回转头看他落拓地站在车边等,就晃神了许久。

甚至想过沈逸尘婚后,是不是也会这样等他的妻子。

耐心的、目光缱绻的、在原位踱步却也不离......

一时间心就开始酸。

在那错觉间,也告诫自己,不要太过于入戏了。

于是,她拿下了已经卷成了圈的金丝线,回答,说,“暂时不会。”

“暂时?摆平了所有事,你打算又走?”

沈逸尘在她松开前,指尖弯曲,追了她冰冷的指节抓了回来,金丝线倏地从掌中掉落。

冷指尖又触了热,抓得很紧,很紧。

许暖一愣,看了指面交缠,他倏地用了力,她吃痛,忽而放在一侧的手机震了,嗡嗡鸣响,似乎打碎了结界,那力道才松,她抽了手,去拿手机。

屏幕显示的名字是周路。

沈逸尘扫了那手机界面上的名字,淡了眼尾的猩红,他终于是忍不住问。

“我还忘了,还有个周路也在我前头,是吗?”

许暖心停跳了一拍,握着手机,看见了沈逸尘嘴边的冷薄意,他看向了正前方,眼眸里过了碎光,有点指责的清冷意味。

许暖声音低,手发麻,抓了椅垫,说,“睿安和我一个学校,我们遇上了。蒋劲是同学带着玩碰上的,而周路就是同学......没有谁在谁前头。”

“同学而已吗?不是那个人?”

那个让她当逃兵的人。

沈逸尘嘴边薄笑了一下,扫了眼她又寂静的手机,“那为什么要改志愿?暖暖。你的成绩完全可以上首都的大学。一个让你伤心的人,还有必要再等吗?”

甚至等到大学,四年也不想谈一个恋爱。

周路的电话才停了一会儿,又打了过来。

“为什么不接。”

沈逸尘让许暖接电话。

“刚好问问,让你去沈海,难道更好?”

“你醉了。”

“没有。就醉不了......”

许暖见状,挂了周路的电话,回答沈逸尘的问题。

她稍显得没有底气,尽量调整了呼吸,压制着自己,“逸尘哥,我不是沈太太,我是许暖。我的确没处理好事情,将你牵扯进来,是我不对,我会补平。我道歉了,不行吗?你为什么一直质问我,我难受了想换环境了,不行吗?”

她的声音淡淡哑然,“以后不会了,不行吗......”

沈逸尘听了,眉心触了下。

“老李,停车。”

经过了一个路口,老李随即将车停在路旁,打了紧急灯。

许暖还是分得清自己的身份的,她只是暂代的“沈太太”,本该坐在这里的人是其他人。

“我下车?”

车内锁瞬间落下。

挡了许暖的去路。

沈逸尘斜看了她一眼,甚至都想撬开她脑袋瓜,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,跟着升起了燥,喉结滚动了下,“去哪,先跟我去一个地方。你这态度,我怕你去了沈海市之后,又消失。”

“老李,掉头去云齐。”

“是。”

小说《悄悄悬溺小说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悄悄悬溺小说》资讯列表: